金岛山壶——金士恒茶器二十二式之一

2018-5-11 12:4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9487| 评论: 0|原作者: 杨世明|来自: 锦绣江苏网

摘要:   “金岛山壶”,是纪念金士恒传艺日本而命名。   2013年5月14日,北京嘉德公司拍出了两把壶,一把是“杉江寿门”制,一把是“鲤江高司”作,其壶身的铭文则是金士恒镌刻的。其铭文内容只有二位日本友人的名字不 ...

  “金岛山壶”,是纪念金士恒传艺日本而命名。

  2013年5月14日,北京嘉德公司拍出了两把壶,一把是“杉江寿门”制,一把是“鲤江高司”作,其壶身的铭文则是金士恒镌刻的。其铭文内容只有二位日本友人的名字不一,其他则基本一致。

  壶身铭文曰:“戊寅之春三月,杉江寿门翁(另一把为“鲤江高司翁”)邀余阅海游山之乐而至常滑。余乃问其海名,曰‘内海’。问其山名,彼曰未得也。余则叹之,彼云,何叹之?余曰,尚有千秋苍松,参天古柏,龙池凤石,神社亭院,久立于山之上也,何故无名?岂不叹之乎?彼曰,山之侯公来一择名,则今来而与天同流也,可无叹之无矣。余即观山所产者,金石美器。余乃名其曰‘金岛山’也。而兼‘岛’与‘到’之音同。余亦备作‘岛’字音为两用也矣。墨军金士恒并题。此壶之制时在大清光绪四年,日本明治十一年旧历三月。余则遗授汉土手作制法而嘱保平老人戏做于寿门堂席上。彭城墨营偏将墨军金士恒并题”。

  金士恒在壶底有“鲤江高司”篆书印的壶上写到:“戊寅春三月,鲤江高司翁邀余常滑阅海游山之乐。余乃问其海名,彼曰‘内海’,亦问山名,彼曰未得也。余则叹之,彼云,何叹之乎?余曰,尚有千秋苍松,参天古柏,龙池凤石,神社亭院,久立于其山也,何故无名?岂不叹之乎?彼云,山之侯君来一择名。则来矣,何叹之无名?今君来而与天同流也。余观其山所产,金石美器。即题其山之名曰‘金岛山’也。而兼‘島’、‘到’之音同,借为两用矣。余亦被做‘岛’字音为两用也矣。光绪四年金士恒题”。

  两把形制稍异的朱泥壶,其相近的铭文给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历史镜头。

  镜头之一:时间“光绪四年、日本明治十一年旧历三月”,对此日子我曾同到日本考察的徐风先生商榷过,此壶铭也可证我的考察是对的。

  镜头之二:金士恒到日本传播“宜兴紫砂陶手工艺”,在长滑有展览、有照片,更有金士恒的直接记录。这笔录就在“杉江寿门”制作的壶上:“余则遗授汉土手作制法”——我传授‘汉土手作’制法。

  镜头之三:金士恒受到两位日本陶艺家友人的邀请到常滑游山玩水,命名风景秀美的“金岛山”,取自谐音 “金到山”,颇有“金士恒到此山一游”的诙谐。我曾为纪念此事起了斋号“金岛山寺”。

  镜头之四:金士恒与杉江寿门,鲤江高司两人都有交流及互动,他们分别制壶,壶上都留下金士恒陶刻的铭文,让他们的友谊得以永恒。

  “嘉德”公司拍卖时只标明“朱泥小壶”,大概是因为难从传统壶型中“取名”。我看其形很像“金字塔”形象,联想金士恒为日本朋友请其为山起名,“余乃名其曰‘金岛山’也。而兼‘岛’、‘到’之音同,借为两用矣。余亦被做‘岛’字音为两用也矣。”壶型,很像“金字塔”;“金岛山”,又有“金士恒到此一游”的韵味,铭文且记载了金士恒传艺东瀛的史实,何不为此壶起一个新名字——金岛山壶。

  金岛山壶,壶型在日本第一个、中国也是第一个,既可纪念金士恒,又可创作一个壶名,用它作为“金士恒茶器二十二式”,是人为,也是天意,岂不美哉!

  杨世明于《金岛山寺》2013年10月21日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